羽鱼

书单马哲

老张万年粉:

整理一下列了个单子

文字版链接点这里

希望你们喜欢,然后真的去看吧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电影很好看

【历史】唐·寻星

堰川:

人物评论。你堰重操旧业系列。


不算新文,修改作品。


——————————————————————————————————


【王勃】


  初唐气象与盛唐自是不同。


  盛唐是万物兴荣的繁华浪漫,初唐则是百废俱兴的自信骄傲。后者,在王勃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初读《滕王阁序》时,年纪还小,那对仗华丽的骈体深深冲击着学识浅薄孩子的眼眸。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虽不理解,却还牢牢记住了最喜欢的一句。如今细读,才惊叹于王勃的才华横溢——不过白发微霜,看似行至末路,可踏足四海,我心仍坚,志在青云之上。


  也有人说,若因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一句的惊艳,而去翻来王勃所有诗篇品读,一定会大失所望。因为他的笔下皆是少年豪气,皆是轻狂放浪,并无多少哲理之思。


  我却想说,不要太苛求他了。他离于人世时还不过六越弱冠,少年自有少年样,怎能指望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去念着“天凉好个秋”呢?


  不如就望着那永远立在历史尘寰里,挥墨而书、桀骜不羁的他,送上一句:“少年豪放,莫作衰翁样”。


 


【宋之问】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少年离家白发归,途经的山水被春去秋来所侵染。而家乡啊,近若咫尺却倏尔远在天涯。


  屋舍旁的小溪是否仍在流淌,每日清晨是否还有鸡鸣报晓;年少分别的浣纱少女是否仍簪花粉颊,巧笑嫣然;匆匆而去的时光是否在已然陌生的故乡留下半篇诗章?


  想要尽快踏足故土,却恐不见往日情怀,难溯从前年华。偶遇从家乡行出的人啊,踌躇着,不敢问上一句:“近来如何?”


  我总和朋友说,读《渡汉江》不要去了解背景,将这句独立出来读才是最好。


  宋之问媚附张易之爬上高位,当武则天驾崩后就过上了流亡的生活。《渡汉江》便是他从贬所逃出,途经洛阳而作。是的,“乡”甚至并非诗人故乡汾州,而是官场得意时所居之洛阳。


  一个逃亡者,他怀念往日的繁华与骄奢,可又怎敢问洛阳中的高官侯爵呢?只怕是躲还来不及。


  但毫无疑问,将诗句从背景里剥离去,其中的复杂心理确实触动了无数游子心弦。他们热切又忧虑——伸手便是拱桥身上纹,却堪堪收手,担忧物非人非、万事皆休。


  于此,这在作者原意之外,终成千古名句。


 


【王维】


  少年的王维无疑是耀眼夺目的。他长于诗文,才艺贯身,尤精乐理,还生得一表人才。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君子风流,意气风发,翩翩少年郎。


  叶嘉莹曾说:“山水没有生命,可王维笔下的山水本身就是生命”。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摩诘的山水诗歌无需翻译,就算非诗词爱好者,也会被诗中鲜丽的色彩和天才般的笔触带入如画世界。“诗中有画”说的便是了。


  当粉饰的太平被无情铁蹄踏碎,面对安禄山的任命,他喝药喑声,孱弱身子,推辞赴任。安禄山也不强迫他,只将他带到洛阳,软禁于普施寺。


  他不愿意变节,却没有抵死反抗的决心。


  当玄宗回朝,面对往日的同僚,王维自感惭愧也看淡尘俗,于是过上亦官亦隐的生活。终日隐居于寺庙中,凝望古佛青灯,默念无量清心,寻回满腔平然。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人生,仍是悠然,又添上超脱。他在山水间悠游,于四季中轮转,如同没有经历过那场浩劫,宛若那不曾远去的少年行。


 


【孟浩然】


  “红颜弃轩冕,白首入松云”是太白对孟浩然的赞美,但孟浩然却对玄宗说出了“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之类的求仕之语。


  有人不解,有人失望。但我却觉得,两者并不矛盾。


  青年时,孟夫子确实是乐得隐居的——“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能写出这般句子的人,你能说他不爱这山水隐居之日吗?


  要真对孟浩然的转变找出个理由,我想那应该是人到中年的迷茫吧。


  人不风流枉少年。年过半百之时,却猛然间发现自己在仕途上毫无建树,难免感到空虚和迷惘,所以才会如此急切的求官,怕荒废接下来的人生。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


可话说回来,人各有志,隐居的清逸,又怎算是荒废呢?


 


【陆羽】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金陵城下来”。


  叶嘉莹常说:“诗中要有一种感发的力量”。就如同陆羽的这首《六羡歌》,语言朴素至极,却仍旧如鱼尾荡波而过,于心潭泛起涟漪。


  茶,就是陆羽的全部。他是孤儿,自幼于寺庙中长大,就连姓、名、字皆是自取。也是这个在时人看来低贱无比的人,发现了茶纯粹的美。


  初唐时,茶水中缺不了葱姜花椒之类的调味品,人们喝的茶十有八九是咸的。陆羽认为此种吃法是对茶的亵渎,于是编著《茶经》三卷,论述煎茶高雅之法。不久,此道传至日本,被尊为至高茶道,并延续至今。


  高官厚禄、成王封侯,在他眼中只是过眼云烟。他万事不羡,只愿作那能煎茶的西江之水,淡然而纯粹。


煮茶听雨,偷得浮生半日闲,便是属于陆鸿渐的千年风雅。


 


【杜牧】


  牧之定是生错年代了。比起靡音满室的晚唐,他应属于那千载不羁的魏晋。


  他直言进谏,字字珠玑。可自安史之乱后一蹶不振的唐朝早已没有了听谏的雅兴,而他也早已不满于那些无能庸人官阶在自己之上。诸多不满长久积蓄在心间、难以言明,那不如摒弃这世俗、孟浪便是,管他人评说。


  他担任东都御史,负责监察百官,却在赴同僚宴席时,点明要其家中最美的歌女——紫云前来助兴,把酒畅谈,随性不羁,作诗一首赠与紫云:“忽发狂言惊四座,两行红粉一时回”。


  潺湲流水,悬空明月,杨柳仍是当年青,面前不见旧时人。他背上行囊,回望令他万般流连的扬州城。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十年蹉跎,只换得一句“青楼薄幸”。心头万般滋味,都只自嘲般勾起嘴角。折一枝杨柳,转身离去,任它二十四桥荡微波。


 


【李商隐】


  最爱那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耳边是声声清脆。义山的诗文里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天真与多情。义山的情不仅对人,对自然、对红尘,皆是如此。


  他曾希望以绳系日,买下沧海,留住冷酷无情的时间;他也曾于夜雨连绵的清冷深秋,看巴山池满,一次次续那西窗之烛,让它永远燃尽缠绵、明这无尽黑夜。


  他一生在唐末污浊的官场中沉浮,难免落得遍体鳞伤,牛李党争更是弄得他身心俱疲。可贵的是,他一直保有一颗赤子之心,相信世界的美好。


  这是我所向往的。


  与李商隐性格相似,他的诗文美在朦胧与意象。苏缨将《锦瑟》的创作手法与现代英美意象派进行类比,相似度还是可观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李商隐“杰出诗人”这个观念的塑造只有二十年的历史——唯美主义在过去还未被人们普遍接受。


先不论义山杰出与否,从古至今,有一件事是相同的——人们总想将他诗文的所指弄个清楚,但考究到最后,结论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叶嘉莹对此曾给出一句话:“如果我们把酒的滋味丢开不尝,而只在隔靴搔痒地猜测容器的形状,那岂非是一种舍本逐末劳而功少的愚执之举”。


何必要争出个定论?


沉溺于情愫与意境便是,迷蒙于忧思与意象便是。


  


【温庭筠】


  向来是不愿读飞卿词的,总觉得缺少几分令人心弦触动的意味。大多数词念着似呛了一口脂粉,尔后又被富丽金钗闪了眼眸。


  偶然读得飞卿诗,一时间心潮澎湃,借用莎翁之诗来说“就像破晓时的云雀,从阴霾的大地腾空而起,展开羽翼高歌于浩瀚天宇”。


  “旧臣头鬓霜华早,可惜雄心醉中老”。


  洗去覆在温庭筠身上的浓厚胭脂,逐渐显露的是铮铮硬骨与满腔愤懑。飞卿叹北齐遗民空有复国之心,却无回天之力,只能于千觞之间鬓添华霜。何不若今日?也记曾经乱花迷眼,轻歌曼舞;也无法挥去如今铁骑临下,云雕绝尘。他在日日流离中寻访旧迹,只见昔日繁华终作断壁残垣。倒想弃书绝笔、从军而征,却也不过惘然。


  世人记住的多是那位笔触婉转、金碧辉煌的温庭筠,我也不想再提。自己更愿意记住的,是那个狂放狷傲、放浪形骸的狂士。


 


【鱼玄机】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鱼玄机在见到温庭筠的画像、听闻他的诗词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他。


  但是我觉得,前半句挺扯,毕竟温庭筠那长相真爱粉都不敢恭维,而且那时温庭筠已是能够做鱼玄机父亲的年纪。所以前半句大概是个看多言情小说的少女的幻想。


  不过,后半句大概是真的。单单因诗文喜欢他,不管他比自己年长多少,相貌如何。


  纯真得要命的爱情。


  想起来有位叫柳枝的姑娘,也是因在满天花雨里,听得李义山的诗文才喜欢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于是小心翼翼地与他约定个时日,点着博香炉,等待着他,但他并未出现——友人偷拿走了义山的行囊,义山无奈,只得赶快追去。


  这些个文人不知给过多少春闺少女无尽的幻想,却亲手撕碎它,只余一垂垂老矣之妇,絮絮念着昔年桃李灼灼、年少春衫。


  但鱼玄机与柳枝不同。在遭到才子拒绝、丈夫背叛后,凄然之下入道观。她放纵自己,最后杀了与背叛自己的情人和与他相好的婢女。


  有人对鱼玄机颇有微词。可我无法讨厌她。在我心里,她一直是那个在池水畔等待温庭筠回信的怀春少女鱼幼微。


  也不愿去想,在日复一日的等待后,她收到的却是一纸拒绝。


  温庭筠不愿误了她,负了她的大好年华,她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她配得上更好的人。


  其实我觉得,在这场不算爱情的爱情里,温庭筠和鱼玄机都没有错。不过是“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罢了。


若是“我生君亦生”,大约结局就将是“何不与君老”了吧。


 


 



猎影人:

电影费洛蒙:

【18部高分中国历史纪录片】以史明志,让你更全面了解中国,历史迷必收藏!